-edg战队厉害吗「想进EDG打职业知道电竞选手和普通人差距多大吗」

edg战队厉害吗「想进EDG打职业知道电竞选手和普通人差距多大吗」

EDG的胜利掀起了电竞圈的狂欢,也迎来了无数圈外的关注。沸腾过后,或许我们可以试着走近这群人,去听听他们因电竞而改变的人生。

游戏有副本,而人生也有太多可能性。有人曾与电竞失之交臂,但在人生的下个路口再次叩响电竞之门;有人用勤奋为天赋加码,正身处顶级赛事的聚光灯下;也有人放下学霸的光环,在职业电竞中沉浮后思考着下一段新的人生路……浙江在线记者登录电竞这个服务器,打开与三位少年的聊天框,一瞥他们的副本人生。

01

因为游戏高考失利的他

选择电竞专业后能否逆风翻盘

“我内心深处,一直向往当职业选手,曾经我也强烈地争取过。”浙江长征职业技术学院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2020级学生胡天晨告诉记者。

我高中时在萧山的一所重点高中就读,高二时接触王者荣耀,巅峰时能打到全国前100名左右。那个时候我特别自信,特别有执念,想走职业的路子,但是家里并不看好。最后,高考和电竞两头都落空了,我上了职业学校,选择了电竞专业。

可能会让大家有点意外,现在我打王者荣耀的时间其实少之又少,日常生活里已经很少单纯为了玩而玩了,更多时候是为了校队比赛做一些集中训练。至于学校里电子竞技的实训课,也只是为了熟悉各款游戏的规则,大多数时间我们都花在运营方面的课程上,比如营销、解说、直播、数据分析等等。

胡天晨

今年暑假,我得到了一个去电竞俱乐部当夏令营助教的机会。夏令营里基本是初中或者高中孩子,不少也和曾经的我一样抱着打职业赛事的梦想。

记得当时有一个学习成绩和电竞技术都挺不错的孩子。在体验了3天的职业选手生活后,他跟我说“可能这个行业并不是特别适合我”;我也遇到过天赋型选手,有个技术很好的孩子,但是却因为性格原因会频繁与教练和队友发生冲突,很难协作。职业电竞跟打游戏完全是两回事,需要天赋和苦练,还需要心态和沟通能力。所以,我们所做的就是让他们体验职业选手真实的生活——合理的锻炼、休息、训练、复盘,也通过这个过程让他们看清自己。

这段经历让我感触很深,我感觉好像找到了方向。我想做电竞教育,去让这些孩子在自己人生关键时间段能够更明确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

02

对话学霸电竞手

985毕业生的圈内沉浮

EDG.M战队前辅助位队员小暖(郭子恒),向浙江在线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出生于1996年,毕业于985高校厦门大学,顶着学霸光环的小暖似乎走了一条一反常态的道路,而他的经历还得从那场成名之战讲起。

我到现在还能清楚记得我的第一场KPL(王者荣耀最高规格专业竞技赛事)比赛,2019年10月13日,我第一次从替补成为正式上场的选手,面对的eStarPro战队是整个赛季8连胜的队伍,一次都没有输过。正式比赛时,第一局0:1我们落后,教练让我上场。看着台下乌泱泱的人,我大脑一片空白,不过一旦开始后,紧张感就消失了,完全沉到了比赛里。我们赢了,那局MVP也是我。最后我们3:2获胜,从那之后我成为了正式的选手。

小暖

现在我已经不当选手了,想停下来重新规划未来。老一辈们觉得为什么拿个985的文凭跑去“打游戏”,但我觉得坚持自己所爱也很重要,我从来没后悔过。

不过对于那些想走这条路的人,其实也要谨慎。我前后经历过许多俱乐部,发现真正算得上规范的基本集中在KPL俱乐部,他们有比较完整的专业体系,也能保障电竞外的一些权益。许多入行的孩子年纪小,家长也不懂电竞。一些俱乐部就会在劳动合同上设一些陷阱。还有许多俱乐部跟风投资,说散就散,选手很容易面临突然的失业。

不过我觉得非常开心的是,看到我们这个行业发展得很快。我想,像我们这些年纪略年长一些的,也在慢慢成为整个行业的中坚力量。

03

2600多人仅有4人通过天赋测试

电竞真的只是打游戏吗?

“我打游戏还不错,是不是也能成为职业选手?”爱打游戏的少年们似乎都曾藏着这样一个梦。“打着游戏就能把钱赚了”,电竞职业选手真的如孩子们想象得如此轻松快乐吗?成为一名职业选手需要哪些素质?浙江在线记者来到知名电竞俱乐部LGD,听职业电竞选手楼宇轩(杭州LGD大鹅战队,ID:君诏)讲述他的职业之路:

走上职业电竞这条路,我觉得我是幸运的,也幸亏有父母的理解。

决心当职业选手前,我多少有点像“网瘾少年”,学习成绩一般、不爱交际、自认打游戏还行。但不同的是,周围人觉得我打游戏“有点天赋”。不过那时候,爸妈还是想让我好好读书。所以对我而言,打游戏是解压、娱乐和偶尔的职业奢望。

君诏

机会是2018年来的。那年王者荣耀开启巅峰赛玩法,巅峰赛前10名可以被全服看到。排名前10的我被一家厦门的次级俱乐部邀请参加试训,我就这样顺利加入了俱乐部。但这样的顺利反而让我栽了跟头,进俱乐部后,我过着和上学时候差不多的日子,每天定时起床、体能训练、对战训练、复盘。因为年龄还没到,队友出去比赛的时候,俱乐部只剩下我在内的一两个人,看小说、玩手机就是家常便饭了。

进电竞圈第三年,我拿到了KPL(王者荣耀最高规格专业竞技赛事)的入场券,不少人都知道了我。而且我不仅能自力更生,每个月剩余的收入还可以汇给爸妈。以前爸妈总是跟我说“别人家的孩子”,现在过年我也能挺直腰杆变成人家口里说的“别人家的孩子”,还挺高兴的。如果可以,我想一直在职业的道路打下去,能打多久打多久,这是对父母的交待,也是对我自己的交待。

04

1.5‰概率的入场券,67%的淘汰率

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有多难?

“不需要别人督促,对自己要求非常高。”这是LGD电竞教育总监薛世亮对君诏的印象。自认游戏水平不错而期待走上职业之路的孩子里,天赋与努力叠加的君诏毫无疑问是幸运的。因为还有更多的孩子,是拿不到入场券的。

天赋,是成为职业选手的敲门砖。在LGD俱乐部,有一间天赋测试室,薛世亮根据打电竞所需要的素质,将测试项目分为反应测试等5个维度,以此来判断孩子们是否有职业选手的“天赋”。2019年至今,这间天赋测试室迎来送往了2600多名孩子,但通过测试的仅有4人。也有孩子“不死心”地来第二次、第三次,结果往往不尽人意。薛世亮成了孩子们眼里的“灭梦导师”,不少孩子们甚至在见到薛世亮的那一刻就开始浑身发抖。这是电竞残酷的缩影也是孩子们必须认清的现实:没有天赋,就无法触摸到行业的门槛。

当选手踏入俱乐部大门时,竞争才刚刚开始。固定的作息、重复的体能训练、对战训练以及漫长的复盘分析,堪比军训的生活是职业选手要经历的日常。比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更残酷的是俱乐部超高的淘汰率。LGD有三支青训队伍,进职业队伍的几率是万里挑一,但进入之后,选手仍面临着67%的淘汰率。“所有选手进去的首要目标是活下来,才有可能进二队、一队乃至争夺行业最高奖杯。”薛世亮说,入这行最基本的就是要有敬畏之心,打电竞是一个追求无限圆满的过程,需要恒久的坚持和警惕,这一点是很多逃避学习而沉浸在游戏里的孩子们做不到的。某种程度上来说,打电竞比学习更残酷,学业不要求孩子们一定要考到满分,但在电竞圈,当选手出现一个软肋或弱点,就会被对手无限放大进行攻击。

除此之外,抗压能力、社交沟通能力、集体生活能力也是职业选手需要反复磨练的方向。和所有行业一样,电竞并不只是凭借着一腔热爱与热血就能大杀四方的舞台。相反,它一如少年们在游戏里的推塔之行,看似前路平坦,却在荆棘丛生处暗流涌动,稍不留意就会被绝杀出局。聚光灯的背后,是天赋与天赋的较量,也是勤奋与勤奋的狭路相逢。

更多新鲜事

关注浙江在线视频号

大家都关注

浙江新增1 6!中石油4名员工确诊,111人与确诊病例共同参会!一境外飞杭州航班被熔断网购靴子呈阳性!一家5口感染,其中4人确诊浙江省政府公布一批职务任免通知来源:浙江在线 记者 翁宇君 见习记者 陈雷责编:张筱编辑:董沈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