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加入亚足联「加入亚足联15年来澳大利亚队从狼变成了羊」

澳大利亚加入亚足联「加入亚足联15年来澳大利亚队从狼变成了羊」

如今的澳大利亚阵中,中国球迷最熟悉的仅剩下穆伊。

在即将开始的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的舞台上,澳大利亚也许依然是国足所在B组的出线热门之一,但回顾澳大利亚足球近年来的表现,这支在2006年年初加入亚足联时曾经让整个亚洲惊呼“狼来了”的球队,也许早已经褪去了昔日的骇人面目。

曾经奢华的澳大利亚队

2006年世界杯,托蒂“点杀”澳大利亚。

尽管在2006年1月1日正式加入亚足联,但澳大利亚在2006年世界杯预选赛期间,还是以大洋洲球队的身份参加了预选赛的争夺,并且最终在2005年年底通过附加赛淘汰乌拉圭晋级2006年世界杯。

最后一次以大洋洲球队的身份晋级世界杯的澳大利亚,也在那届比赛中大放异彩,而也就在澳大利亚2比2战平克罗地亚的小组赛阶段,还上演了世界杯历史上最为滑稽的一幕:克罗地亚的希穆尼奇直到领到个人本场比赛的第3张黄牌之后,才被当值主裁、来自英国的波尔驱逐出场——据希穆尼奇时候回忆,被出示第二张黄牌之后,他曾经想到去提醒主裁,但波尔并没有兴趣去听他的意见。

尽管在淘汰赛被最终赢得冠军的意大利以1比0淘汰出局,但托蒂在第95分钟所罚入的那个点球,其实并不是一个足够服众的点球——关于那场“澳大利亚再见”的比赛,实在有太多值得一说的内容。

当然,事过多年之后没有必要再去计较那个点球的正确与否——就像希穆尼奇的3张黄牌也不过是一个花絮而已。更为重要的是,当时那支澳大利亚的确有太多让亚洲足坛感到害怕的理由,因为,当时的澳大利亚队的确是太过于奢华了。

当时那支由希丁克所领军的澳大利亚阵中,仅有3名球员效力于本国联赛,而且卡希尔(埃弗顿)、科威尔(利物浦)、维杜卡(米德尔斯堡)以及布雷西亚诺(帕尔马),都堪称当时五大联赛中的知名球员。

三次止步世界杯小组赛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澳大利亚0比2不敌秘鲁。

时隔32年重返世界杯的澳大利亚,在2006年世界杯给了世界足坛一个惊喜、给了亚洲足坛一个惊吓,但此后的三届世界杯,加入亚足联之后的澳大利亚虽然如愿以偿成为常客,却再也没有在世界杯的舞台上留下什么值得回味的表现。

2010年南非世界杯,与德国、加纳以及塞尔维亚同组的澳大利亚,首战0比4不敌德国的同时、卡希尔还被红牌罚下;次战1比1被加纳逼平的比赛、科威尔又被红牌罚下。虽然澳大利亚在最后一场小组赛中2比1击败塞尔维亚,但因为净胜球的劣势还是无缘晋级淘汰赛。

2014年巴西世界杯,与智利、荷兰以及西班牙同组的澳大利亚,首战1比3不敌智利、次战2比3不敌荷兰、第三场“荣誉之战”又以0比3完败西班牙,排名小组倒数第一的同时,也是澳大利亚首次在世界杯上遭遇三连败。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与法国、丹麦以及秘鲁同组的澳大利亚,首战1比2不敌法国、第二场比赛以1比1战平丹麦之后,又在最后一场与秘鲁的比赛中以0比2落败,这也使得澳大利亚再次屈居倒数第一。

最近的三届世界杯,对于曾经强大无比的澳大利亚而言,显然是一段难以被释怀的经历,毕竟,加入亚足联之后的确保证了他们成为世界杯的常客,但此时的澳大利亚也不过是参加世界杯而已。

阵容不再奢华

38岁的卡希尔还参加了2018年世界杯。

澳大利亚连续三届世界杯折戟小组赛的经历,其实从他们的阵容变迁上也已经有所体现,与亮相2006年世界杯的澳大利亚相比,随后几届澳大利亚的阵容的确称不上奢华。

就以亮相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澳大利亚为例。尽管那届澳大利亚阵中还有7名球员效力于他们最为“热衷”的英格兰足坛,但2017-2018赛季效力于英超联赛的球员仅仅门将瑞安(布莱顿)和阿隆·穆伊(哈德斯菲尔德)等两位球员而已。

更为凄惨的也许是亮相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澳大利亚队。在当时那届澳大利亚阵中,仅有队长杰迪纳克效力于英超的水晶宫,而他们21岁的小将拜利·赖特,当时还效力于英甲的布雷斯顿。门将朗格拉克虽然效力于德甲豪门多特蒙德,但为多特蒙德所效力的5个赛季,他一共仅仅获得35次出场机会。

事实上,当38岁的蒂姆·卡希尔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时还能占有一席之地,并且在0比2不敌秘鲁的比赛中曾经替补登场时,澳大利亚足球其实已经败了——这支曾经拥有太多世界级顶级球员的球队,越来越成为了一支平庸的球队。

4次亚洲杯仅夺一冠

澳大利亚仅在家门口赢得一次亚洲杯。

在澳大利亚于2016年加入亚足联时,整个亚洲足坛最大的担忧,无疑就是澳大利亚将分走一个属于亚洲的世界杯名额、以及澳大利亚也许会成为亚洲杯的霸主,但15年之后的现在来看,有关澳大利亚的这两个担忧也许都不存在。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阶段,澳大利亚在亚洲区12强赛期间屈居日本和沙特之后排名小组第三位,最终通过附加赛接连淘汰叙利亚和洪都拉斯才获得世界杯的参赛资格——说句玩笑话,这仿佛是澳大利亚凭实力为亚洲多争取了一个参赛名额。

至于亚洲杯的赛场,从2007年到2019年4次参加亚洲杯的澳大利亚,仅仅在家门口举办的2015年亚洲杯上赢得冠军。

在三届未能夺冠的比赛中,澳大利亚在点球大战中不敌日本,最终止步2007年亚洲杯8强;2011年亚洲杯,首次晋级决赛的澳大利亚又在加时赛中被日本的李忠成所绝杀;2019年亚洲杯,澳大利亚又在0比1不敌阿联酋之后止步8强。

相比于世界杯,亚洲杯的确不是澳大利亚最看重的赛事,但4次参赛仅仅一次夺冠的现实,也许足以让亚洲足坛不会继续因为澳大利亚而惊呼“狼来了”。说澳大利亚从“狼”变成了“羊”也许多少有些夸张,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加入亚足联已经15个年头的澳大利亚,的确没有他们刚加入时那么令亚洲感到担忧。

亚洲足坛不为澳大利亚的堕落背锅

澳大利亚足球已经不再吓人。

澳大利亚为何会选择亚足联,其根本的原因也许就是为了一个世界杯的入场券,在澳大利亚32年间连续缺席7届世界杯期间,他们的确经历了太多次与世界杯擦肩而过的绝望。

在这7次世预赛阶段,澳大利亚共计4次参加附加赛的比赛,但1986年世预赛附加赛,澳大利亚两回合0比2不敌苏格兰;1994年世预赛附加赛,澳大利亚两回合1比2不敌阿根廷;1998年世预赛附加赛,澳大利亚两回合被伊朗3比3逼平的同时,因为客场进球少而遗憾出局;2002年世预赛附加赛,澳大利亚两回合1比3不敌乌拉圭。

这4次在附加赛出局的经历,成为澳大利亚选择亚足联的根本原因,这支在大洋洲几乎战无不克的球队,确实因为大洋洲整体足球水平偏低、在世界杯赛场没有发言权而受到拖累。

汤普森因为单场独中13球而被世界足坛所铭记。

那时的澳大利亚的确有理由这样想。在2002年世界杯大洋洲预选赛期间,澳大利亚在第一阶段豪取4连胜的同时狂入66球、失0球,而且在与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比赛中,澳大利亚更是以31比0的历史性胜利告终——那场比赛,成就了默默无闻的汤普森在国际赛场独中13球的“神话”。

即便是与新西兰的决胜轮,澳大利亚同样以两回合6比1的比分轻松胜出,但如此疯狂的成绩,显然并无助于澳大利亚晋级世界杯,这也成为澳大利亚最终选择亚足联的原因。

以“狼”的身份加入亚足联,的确让澳大利亚成为了世界杯的常客,但因为近年来在世界杯再无亮点,澳大利亚足球也曾经为自己当年的选择感到后悔,甚至有澳大利亚媒体认为是亚洲足坛的整体水平拖累了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的确可以这样想,的确也有理由抱怨亚洲足坛,但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如果如今的澳大利亚阵中还有卡希尔、还有维杜卡、还有科威尔,这支球队依然会是“狼”,可问题是,澳大利亚的“新卡希尔”在哪里?

博尔特曾经加盟澳超联赛。

澳大利亚足球的“堕落”,原因也许是多方面的,全部归结于“脱大入亚”显然极度不公平——毕竟大洋洲的整体水平更糟。而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也许足以说明问题,当澳超联赛的球队曾经渴望拥有博尔特时,这个联赛的娱乐性显然已经超出了竞技性,哪怕澳大利亚球员并不指望澳超联赛,可这毕竟是澳大利亚球员的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