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桩和无极桩「无极桩与太极桩你真的懂了吗」

太极桩和无极桩「无极桩与太极桩你真的懂了吗」

大多数太极拳爱好者练拳不站桩,其实站桩是太极拳功夫的重要组成部分,既养生又出功夫。太极拳的桩式很多,可以说式式皆桩,但基本桩式是无极桩和太极桩。

在清代太极拳秘谱中有“对待用功法守中土——俗名站桩”一节,说练守中土、练中定劲的重要,“所难中土不离位”“定之方中足有根”。太极“八卦九宫桩”谱中说:“桩原为练静力,必须静中寓动。静为太极拳之体,动为太极拳之用。”

我从多年练拳、教拳的实践中深深体会到,站桩对太极拳理解的加深和功夫的提高,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下面简单介绍太极拳的基本桩式。

一、无极桩

太极拳预备式即为无极桩。杨澄甫在《太极拳体用全书》中讲道“立定时,头宜正直,意含顶劲,两眼平视,含胸拔背……守我之静,以待人之动,则内外合一,体用兼全。”又说:“人皆于此势易而忽略,殊不知练法用法,俱根本于此。”正说明此式的重要,应该单练,细心体会虚领顶劲、沉肩垂肘、松腰松胯、气沉丹田的意境和自我控制、调节的能力。呼吸要自然,先呼后吸,呼气时想松,自颈、肩、背、腰、胯节节下松,直到脚掌。吸时心静,含胸拔背,节节上提。一呼一吸,一下一上,是练习上下之圈,以练松沉为主。

二、太极桩

由起势,双手提至胸前抱球,掌高与胸平齐,如抱气球,五指松开,大拇指指天,沉肩垂肘,空腋窝。此式主要练撑抱劲,三分撑开意,七分搂抱劲。呼为合、为松,好像气球瘪了,自己变小了。吸为开、为掤,好像气球向四周涨大。除练开合撑抱外,再将无极式的升降练习加入,即呼气时下沉,节节贯串往下松,状如沉入海底深处;吸气时含胸拔背,虚灵顶劲,想象自己从水底上浮,飘上天空,直上九霄。这样,太极桩一个式子可将无极桩包含在内。

站桩要松随,切忌刻意追求,万万不可用力用劲。要有“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的洒脱意境,懵懵懂懂,如梦如幻,让思想飞越太空,这样来养神、养气,久而久之,自然可得内气,产生内劲,自己会感到有一种生生不已、欲罢不能的奇妙感受,这时就领悟了站桩的奥秘,会有“气若长虹犹贯日,欲将宇宙抱怀中”的豪迈情怀。下面用四句话来概括太极桩练习的要领。

桩功全在一抱中 ( 开合收放,均在撑抱) ,

莫求新奇找舒松 ( 刻意追求,万万不可) 。

内动得自有象外 ( 动中求静,静中寓动) ,

功成妙在无意中 ( 有心练松,无意成刚) 。

陈耀庭,北京化工大学教授,我国知名化工材料科学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世纪50年代初跟随牛春明学习杨式老架,60年代到北京,跟随吴式太极拳名家刘晚苍,学习吴式太极拳及推手十多年,70至80年代跟随高占奎、朱怀元学习汪永泉传杨式老架。曾受到老一辈大师吴图南、杨禹廷、王培生、孙剑云、郝少如等人的指教。现任北京汪永泉太极拳研究会名誉副会长。

汪永泉的生前概述

汪父汪崇禄(溥伦贝子府总管家)是杨健侯的弟子,并经常负责代学代教贝勒爷。汪永泉七岁开始跟随其父向杨健侯、杨少侯父子学习拳艺,因体格魁梧、聪明好学,备受杨家父子青睐,并常为少侯展示拳艺当陪练,从中悟道。1917年,杨健侯指定汪公由杨澄甫指导学习,直至杨澄甫1928年南下为止。在杨家门里有机会向杨健侯父子三人学过太极拳的人或许没有第二人,他真实地继承了杨家太极真功的精华。
汪公练习拳架特点是:舒适、开展、美观、大方;推手发劲乃继承了杨少侯之衣钵,充分发挥出“动中求静,以静制动”的原理,特别体现出了杨式太极拳刚柔相济、以柔克刚的原始内涵,使弹簧力一类的独特功夫达到神奇的境界。
汪公于1926年开始,先后在今是中学、协会医院等处教拳, 从学者众多。朱怀元、张孝达等由此跟随汪公终生。1957年在众多学生中有朱怀元、孙德善、张广龄、高占魁、张孝达成为汪公的第一批入室弟子。1977年汪公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开始重新教拳,院内有许多中老年人一起参加了这项业余活动。1980年,孙德明、齐一、王平凡、孙耕夫、丁冠之、彭诚等成为第二批入室弟子。比较用功的还有魏树人,青年卢志明也颇受汪公器重。

请教他如何打好太极拳时

牛春明是太极拳界著名的老前辈,拳艺精湛,上世纪二十年代随杨澄甫南下,后留在杭州,解放后周总理安排他给毛主席教拳。平时在西湖边六公园给大家教拳,牛老师教拳十分认真,要求严格,是钉是铆,一丝不苟。记得有一位中年男子,一打起势就下蹲,老师教他不要蹲,他不改,老师急了,手指着公园边的厕所说:“要蹲上那儿去!”他膝盖往前一跪,老师转过身来,对大家半开玩笑地说:“你们要跪,回家拿块搓板,到老婆床前去跪,我这里不用跪”。这件事,使我终身难忘,使我知道了蹲跪和松腰胯完全是两码事,对我一生练拳,收益匪浅。 二、杨禹廷要求打拳体会“毛驴拉磨” 记得六十年代我与拳友陈惠良去拜访杨老,,他说“盘架子要像毛驴拉磨那样”。为什么要像毛驴拉磨那样,当时并不理解。随着岁月的流逝,深感这是练太极拳的原则,是基础,是方向,越来越感到这一点拨的金贵。 “毛驴拉磨”是指:我是磨,毛驴拉着我转。这样就能松腰、活腰,随着毛驴转,我不是主动转,是被动转。打太极拳与拳击、摔跤不同,腰不能用力。如果腰用力,腰带手,腰就僵了,错了。拳谱上说腰要“活似车轮”,要知道,那时候都是手推车,牲口拉的车,轮子都是被动转的,不是现在的汽车,摩托车是主动轮。“毛驴拉磨”是太极拳“用意不用力”的具体练法,这里的“毛驴”就是“意”。 三、吴图南要求“外带内”,“梢带根” 有一次拳友陈惠良跟我说,吴老跟杨家仓发大脾气了,起因是杨家仓问吴老,练太极拳是“外带内”还是“内带外”?“以梢带根”还是“根带梢”?结果吴老很生气说:“这个问题你问两次了,明明告诉你是外带内,梢带根,你不相信我,走人啊!干吗还跟着我!”。那时杨家仓跟吴老已多年,而且学得很好,还在北大教拳,吴老生那么大的气!当时我立即意识到,这个问题一定很重要。后来就清楚明白了,这跟杨禹廷说的“毛驴拉磨”是一个问题,如果不“外带内”、“梢带根”的话,腰是死的,永远也练不出太极劲,借不了力,不可能“四两拨千斤”,所以吴老急了。 四、汪永泉、朱怀元要求“不得蹲桩”,“不要塌腰”,“盘架子要用腕子” 七八十年代,我和于桐和先后向高占奎、朱怀元学拳,高老师和朱老师是汪永泉最早的四大弟子中的两位,于桐和他父亲和汪永泉、朱怀元是协和医院里工作多年的老同事,关系好。一天于桐和拿来了一本手抄小本子——“揉手须知”,是朱老师向汪永泉学拳的手记小本本,我把它视为珍宝,在第二页一开始就强调“不得蹲桩”,“双手只负责给腰劲开门”。汪老说:“腰不能塌”,“脚不要踩死”,“盘架子要用(手)腕子”,还特别强调意气的作用:“要明确,内气是领导者,主动力,外形姿势是被领导者,被动者,两者都是要受意的支配”(见刘金印《汪永泉授杨式太极拳语录与拳照》一书)。上面这段话正是对拳谱“意气君来骨肉臣”很好的诠释。 结语 我认为,要学好太极拳,首先要明确学什么,如果要学“借力”,“四两拨千斤”,你就要练“用意不用力”,就好好体悟上述大师们的教导,他们的苦口婆心;不要蹲桩,要用意领,用梢带,腰要活,不可用力……。如果说,“以心行气,以气运身”不好理解的话,我想上述大师们的比喻是很容易懂的,问题是去不去那样练。朱怀元老师说:“不准用力,不得在对方身上乱找乱问,更不可用手推人拿人”。他教出了许多太极拳高手,如李和生、石明、朱春煊等,说明他的教学是足有成效的。 如果有人要问我,如何才能练好拳的话,我曾在《中国太极拳网》成立座谈会上,题写了下面几四句话: 两手春风拂杨柳, 双脚犹如踩浮舟, 南屏晚钟悬百会, 静听宏音扬全球。 意思是说:两手不但要像杨柳那样随风飘柔,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是被春风吹动的,是被动的,春风是“意”。双脚不要踩死,要有腾挪之势,好像在船上,即拳谱所说“飘飘荡荡浪里钻,上轻下沉不倒颠”。第三句讲的是身形,要正,像口悬挂在寺庙里的铜钟,发散着声波。而自己心要静,意要随,不要想打人,不执着追求什么,随宏伟的音波散向太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